2016-05-15

七天全留在台南之五,與芒果冰無緣

2016年05月15日(日) 晴

早上醒來,新住客還在睡。穿全都洗乾淨的衣服出門開心。丹瑅的早午餐豐富,可惜太晚開門,總吃不到,便去街角的85度C。蛋糕的樣子不錯,每款有號數,下單不用手指指。下單小女生一開始問了條問題,我亂回應,結果是問外帶嗎,所以最後我拿著外帶袋子又回到座位坐。然後點飲料,心想要多坐一會計劃行程,所以點大杯,大杯飲料真的好大。買飲料又被問選項,小女生好像問我「冰糖?」,我勉強記得半糖這個答法。她再問冰呢,我一時不知怎答,亂說一半吧,見她笑笑口,我問她該怎說。她說半糖少冰。半糖少冰我是懂的,只是一時想不起。按機器的下單店員笑容可掬,在香港找不到吧。

這個街角有點髒,又有蒼蝿,全部座位沒人坐,但要找個乾淨又不吃路邊灰塵的位不容易,從照片也見到我的桌子有弄翻的咖啡渣。丹麥菠蘿包沒拍到,筆記寫著好味。蛋糕盒小巧又堅固,還內附叉。長膠袋袋住大杯加蛋糕盒剛好。少冰的冰依然不少。吃完便再想昨晚的問題,要不要去奇美。今午後停止預約,還是現在先預約再算。



回住處,新住客剛好離開,是個胖子,在狹窄的樓梯互相禮讓一會,這就是我們唯一的對話。小休後再出門,去搭3號巴士,站上有個老人在等車。車來了卻擠滿人,既然這個班次人多,為什麼發輛廿幾三十座小車呢?老人二話不說離開,我查了查地圖,走去十字路口另一條街的車站,就在小北百貨附近,老人已經在那裏。這個是0右號的站,之前兩天想搭也剛錯過車的站的前一個站。老人跟我講些什麼,我說我不會聽,他改用國語說沒關係,但沒再用國語再問他的問題。我上網查到車3分鐘後來,告訴他,心想他不外是問這些。為什麼一連三天早上坐車都多波折。

台南公園離火車站不遠,地圖上看來很大,每次坐0左0右都經過,既然改坐了0右,便在此下車看看。去公園週日好過平日,因為人多也不會擠,而人多更好看人家的活動。公園內的湖心亭和九曲橋又是中式教堂那種蔣氏風格。下面兩張照片是在同一地方拍的,為了比較最遠和最近焦距。好多人在公園行路,看得出並非沒事做在散步,而是我要做運動的行路。不少外勞聚集。


有點小迷路後走出公園,公園旁的巴士站有車去台灣歷史博物館,省回走去火車站的力。車廿分鐘後才來,人已經到站,要離開站去別處等再回來,心裏總是不安,所以只好白白站廿分鐘。當時不知道藝術村就在附近,不然一定會去看。搭車的外勞不少,都說只有幾類人會搭巴士。博物館在好遠的新開發區,駛到快到達時馬路兩旁頗荒蕪。還在想尾二站還是最末站下車較近,到了尾二站時司機已叫全部人下車。這裏真是冷清,對面的新房子還沒入伙吧,竟然有餐廳,有7-11,誰光顧?還沒下車已見到館外空地非常多人,有點擔心。週日也不用那麼多人吧。下車走到館的路其實短,但新建的空地上的樹新種仍矮,四處完全沒遮蔭,所以走得辛苦。去到入口有點奇怪,免費?原來今天國際博物舘日,難怪都處都是人。入館後最開心的是發現儲物櫃。雖然放下背包,還是有很多東西要跟身:手機、相機、護照、水。洗手間和裝水器簡直是一堆人,我去裝水,沒水出,義工講了一些什麼,大概是水裝完了。奇怪,我以為這機器連著水喉即時過濾水,怎麼會裝完水。再看它笨笨的大如雪櫃,難道內裏是儲水的所以真是儲的水被裝完?


很快便發現文物如什麼條約、地圖等大多是複製品,心裏一沉。那些文物可能是學校課本會提及的,很重要的東西。舊照片的視頻可看,因為舊照片無需看真跡,可是我按鈕看甲片段,死小孩來亂按成乙,按後他又不看,我按回甲,另一個死小孩又來按,我始終看不到。在文學館我想跳看又不能,一開始一定要看完才可看另一個,這裏我想好好看完一個又不能。大部份人都不看展品,而是擺甫士拍照。放支犁耙出來然後人人拿著它作狀拍照,和木板開個圓形讓人穿頭出來拍照當如穿了民族服裝一樣無聊。這裏有實物大的建築物立面看,巴洛克、大正時代等等。

去到近代就是經濟起飛、民主訴求這些。台灣製造電腦零件是大宗我知道,不知道的是高爾夫球棒和網球拍曾佔世界生產的九成。至於民主訴求部份,看來這個館是民進黨策劃的吧?最後是民眾捐出展品部份,竟然有這樣的撲克。


回去的巴士半小時一班,算好時間便要走。出館後才看看外面的花園,可以說大而無當,太少樹,外面的人都躲在遮陰下。參觀完的結論是,好在今天免費,不然會失望透。在巴士站有一家大小在等車,難得見到一家人不駕車來。這部車也有手機充電裝置,這次知道車程有點長,利用一下,也記住一直拿在手裏以免下車忘記取。這個裝置一看就是後加的,隨便在街上買一個再加上車廂上。

到火車站前四五個站,見到一堆房屋,看來像公共屋邨(國民住宅),而且不太老舊,似是廿年前蓋的。一直沒有注意到國宅的存在,資料說僅3.5%的房屋是國宅。下午想去東區,其實巴士直去,但前天想好要吃Mos Burger,於是又在火車站下車。點了炙烤雞珍珠堡、雞塊五件、大冰紅茶。炙烤雞那麼困難的詞語當然不是用講的,叫一號餐不就是。以為在快餐店點餐手指指易辦事,忘記了Mos特別多選項,又被問到「唔、唔」亂答。店員沒問我雞塊要什麼醬呢。漢堡的包裝不是紙,是類似防撞綿紙。米堡是吃這餐的理由。



拿著盤上樓找座位,全部都被學生佔據,攤開書本溫習。情況嚴重到店方貼出告示叫人溫習還溫習,有顧客找座位請讓位。我混在學生羣中的一個向街外位置。坐在Mos樓上向街座位,也是以前香港還沒有Mos之前在台灣有印象的體驗。對面是郵局,郵務大樓竟然會出租廣告位,看來怪怪的。中華郵政歷史算到清朝,也是看來怪怪的。


吃完拿盤去清理,這個行為在香港是不會做的。然後見到這個,太驚訝,第一件事想到的是,對啊這樣叠起來垃圾體積可以少四五成。再想不對,人家是拿去資源回收,不是叠起來丟進垃圾筒。再想紙杯不是有層防水蠟嗎,真能回收?別人願意花工夫分類,還建設備來實踐(這設備不只是放個盤就算,要安裝出入水口),無論如何,見到便汗顏。


吃完見時間尚早,去南方公園的又是同記安平豆花,這次點白豆花,檸檬,紅豆,不加奶,因為加奶便不可以加檸檬。要檸檬是想測試好多年前吃的那個檸檬味,是否真的如記憶般難吃,果然不搭配,假假的洗潔精香味。全店都是人,吃完便要馬上走。走時要自己收拾盤子嗎?不見店員來收拾,我帶著疑惑,沒收拾離開。鄰座剛坐下,應該是也要佔我的位,他拿盤子去收拾。唔,看來我當了壞人。

因為豆花吃得不滿足,走去前天經過的寮國咖啡,一心想光顧,但今天公休。多數店都不會週末公休,怎麼給我遇上。無奈白走,又坐車去台南文化中心。路過巴士站的香港人家庭說今早很少人,現在很不同。一去到文化中心見到奇怪地多人,原來下午有活動。什麼議員在發言,說有幸誰誰誰老遠從高雄來參加。難道以他們的活動範圍來說,高雄真是很遠?我去廁所,出來嚇死我,表演節目是大媽跳羽扇舞,一把扇一個字,排成「XXX議員辦事處」,完全是《狂舞派》劇情。怎麼那時會懶得取出相機呢?

文化中心對面街是巴克禮公園,地景特別,文化中心水池的水流過路的底下駁到公園,公園的水道也沒圍欄,小溪兩旁的草坡小巧,人行道不比水面高出很多。再遠一點可能是新翼?看上來禿禿的又方正,和這邊彎彎曲曲的流水線和高樹很不一樣。看別人的照片,冬天來可看紅黃葉。也是別人的照片,「本區為自然落葉區,落葉不予清除」,厲害。這個公園拿獎的呢,沿湖走一圈覺得很舒服。

回到大街,有人牽住隻大狗,狗一隻耳受傷,完全包紮住之餘繃帶還繞頭幾圈,整個似梵高像,人人經過都看牠。在公園旁的7-11加值200,店員失敗多次,另一人來協助才弄好,可能因為我的悠遊卡是舊式。店員說原本餘額是多少多少,我說「我知道啊」,聽來像不耐煩,其實沒有。吃Lotte牛奶巧酥雪條,是cookies and cream味,好大塊,好味。可惜座位髒髒的,兼有煙蒂和煙味。

回去文化中心的草坡,一些人坐著沒做什麼。這時遠處的表演活動是色士風,配合懶洋洋的氣氛。我也小坐一會,這是《大碗島夏日的星期天午後》。在這裏觀察過馬路的人,邁步前都不看車,證明車一向都守法。民宿主人發短訊,今晚又有新住客。她又介紹我去花園夜市,我才不要週末去夜市。

旁邊是誠品,一角是台南文學展。讀到台南市的武德殿最宏偉,在小學裏面,做了小學的禮堂,怪不得看地圖找不到。想想小學的畢業禮在武德殿舉行,真真不得了。只限週末開放。現在已經五點幾,坐車去得來多數已關,還是搏一下。馬上趕去坐車,巴士站旁的食店很簡單,不同於市中心的觀光型。坐完3號轉6號,到達已天黑,當然已關門。什麼都沒做過,白坐車,又坐回東區。找3號的巴士站,問路於老伯,他說右轉走一百公尺就是。為什麼人們都說得岀準確的距離呢?香港人不會估距離。我右轉後進錯街口,走了冤枉路,到巴士站時巴士剛到。東區警局的外表竟然不跟標準,好可愛,局前排列好多新淨的電單車。

回來東區是為了吃鬼椒一番鍋,沙茶鍋、沙朗牛100g。不知沙朗是否就是西冷。坐在近門口對街外的桌,一個人樣子看來好孤單。點菜沒兩分鐘便全上來,一盤菜早排好陣勢,一端上來就是。材料的確夠多樣。實相和菜單上的照片幾乎一樣,只是這點已經很好。所謂沙茶鍋不外是標準鍋搯一匙醬,菜單寫著沙茶鍋不可加湯,店員卻主動告訴我其實可以,只是加的是普通高湯沒有沙茶醬。沒得自助混醬呢。煮得太久,芋頭和豆腐都整塊消失了。吃得最豐盛是這餐,可是並非最好味。甜品是寒天一小塊,不是雪糕呀,不高興。


坐巴士,後座兩個香港少年用學生卡乘車,來唸書的?按鐘下車,看不到車是否到站,車停了我沒走去下車門,司機有點不耐煩揮揮手叫我下車。資料說風神廟很厲害便徒步去看,在巷弄轉幾個圏才找到,不就是第一天看過的。廟前的舞台在拆,我去看要經過拆台員工。有個小塔在早前地震掉下來,現在一堆石頭堆在旁。

附近吃的不缺,由於昨天的芒果切片太失望,今次吃芒果冰(140元)。店近乎全滿,收銀處的店員問我坐哪裏,我指了指一個空位。店員問黑糖還是白糖,唔,芒果冰有黑糖的嗎?又問甜度,我說正常甜。收我55元,我已知不妥。拿著票去完廁所座位已被佔據。我坐另一桌,坐一會沒端來,我去問,店員早知道有人買了票沒取貨,問我「八寶冰是吧」。八寶冰?芒果冰為什麼可以聽錯八寶冰?下單時排我前面的人是點八寶冰的,希望只是店員腦子不靈,而非我講得太差。算了,店名叫家鄉八寶冰,當自己意外吃到鎮店之寶(可是看人家文章,豪邁水果冰才是王道)。要在十幾種材料之中選六種,選了雙份鳳梨、愛玉、仙草、蓮子、杏仁豆腐。

回住處,兩人在客廳。我坐下聊天,二人好像是中學同學,一個剛當完兵。我說當兵可以摸槍啊,又問犯錯被記名會怎樣,他說記夠幾個名,取消放假。多久放一次假呢?原來也是週休二日,舒服啊。我問他們認識人當兵當到去太平島嗎,兩人竟然不知道太平島。我說是在南中國海,台灣實際控制的一個島,他們說二戰時候才有吧。我以為國土範圍學校會教,現在經過南中國海訴訟,台北也抗議,他們也許會知道。

我問住屋租金,回答說六坪雅房約3000元。後來上網查,的確是。六坪有多大我不知道,叫他比劃,雅房套房是什麼我也不知道要問他。我說這樣的房在香港要三萬元,十倍啊。這樣子算來,每天五六百元一個背包客床位,豈不賺很多?還沒算大部份民宿無牌照無監管。香港重慶大厦的床位也不用一千台幣。

一人想去大陸旅遊,我說去大陸旅遊不是很值得,這樣遻應該聽來怪怪的。我說在陸常有拉客的人,他拉南下的客,你明明要北上,他還是要拉你,好像只要價錢便宜一點你便會改程。他說想去西藏,那裏人應該好一點吧?我說剛才的拉客者就是在西藏。談了很久好像也不投機,我去睡,他們出外。不久回來坐在客廳,我去廁所,問是否吵到我,我說沒有啊。三個人住,電插座全都被徵用。明天行程不用想,去到美濃再算。

2016-05-14

七天全留在台南之四,差點留落菁寮

2016年05月14日(六) 雲

昨天的說法有錯,麻豆是沒車去菁寮的,要麻豆→新營→菁寮。早上弄這弄那,出門較晚。又沒留意班次,在路口見到0右號在站,跑去但車已開,再一次坐不到。和昨天一樣轉去坐3號,比較近的車站不知在哪,走了去較遠的。坐到火車站轉橘12號去麻豆,車十幾分鐘後才來,最好先買個包吃。站旁漢堡店的外帶三文治樣子不佳,7-11隊又排得長,考慮一會還是不買。橘12是大旅遊巴,坐得遠,提醒自己別睡著。麻豆之前是善化,善化到麻豆的路只有一條台19甲,四五公里幾乎全直,兩旁什麼都沒有。這條路沒特徵,但穿過天橋底時覺得自己記得它,一定只是先有結論後找證據支持。巴士網站顯示麻豆戲院的街角有站,在這裏下車,提醒自己下車要拍卡。是這個街角,轉右再轉左北上鹽水,轉左是麻豆市區。上次在這裏下車看地圖差點摔倒,路邊窄窄的沒位停車,站在機車路上身邊有大車經過。轉右再轉左的街角是家茶飲店,現在仍然是,可惜還沒開門。那時買了杯10元紅茶,覺得有冇搞錯這麼便宜,五年後仍沒漲價。上次幾個月後爆出塑化劑風波,總懷疑它有份。還有越南茶葉殘餘農藥,也會歸它算。一心想著在價目表找10元紅茶,忘了拍街角照。那時單手拿著手抽袋喝,喝幾口把它掛回單車把手上。尋訪之旅就這樣完結。


往前走沒有什麼特別,屋也有古式花紋。我發現正面招牌有時會很老舊,但凸出街的空中豎牌從不會舊。不知是否管得嚴。以前覺得香港的招牌是特色有趣,現在覺得沒規管太過份,上一手的招牌又不拆,豎立幾十年也可以。


進入街角旁一條街博愛路,有家巨型金石堂。對面是頂好超市,罕見,即是香港惠康。金豆堂大過超市。電器店在辦活動,老人在排隊,又是議員活動?不然為什麼工作人員穿繡有人名背心。全聯對面的店賣牛肉湯,太好了,可以比較。飯和滷肉是自己取的,滷肉鍋內還有滷蛋,我吃了兩小碗飯。牛肉湯味道太淡,前天的果然是名店。我常認為好東西要試,差的也要試,才會知道好的好在哪。這家「佳津」光猛新淨,在google街景拍攝時還沒存在。

吃完過對面全聯買優乳酪,出來再經過電器店,活動已經結束。喝完優乳酪剛好路旁有得丟垃圾。現在是逛街時間,麻豆的大街窄窄的一條線去一條線回,又長又直,兩旁屋都小巧老舊,但招牌特別密。這家木屋很有歷史吧。載小孩告示很鄉里。


在這條路走得悶,轉去平行的上一條街。走著走著不知自己在哪。新電話的GPS定位做得差,在等它時轉去看其他東西,回來看它又重新定位。辛苦地終於定到位,沒多久又重新在找。亂走到85度C,上它的廁所。外面的座位坐滿顧客,一家大小的,沒為意今天是週六。這家的樣子不錯,明天去的住處附近那家便差得多。見到家樂福取貨點,小小的店,不是超市,是網購取貨嗎?

不一會到電姬戲院,票價停留在6元的時代。電姬對面是去新營的巴士站,現在十一時幾分,卅幾分車才到,這卅分鐘等得漫長。由於熱,進站旁的燦坤3C看看有沒有在找的滑鼠和藍牙耳機,失望而回。進店沒人理你自己看,這樣好。旁邊的兒科診所一直有人帶小孩進去,看完病騎上停在門前的機車走,小孩不用走幾步路。診所門外有椅,不好意思坐,站到腿酸,車準時來。一小時車程,記不起有什麼特別,只是車上有USB充電裝置。



在新營客運站下車。去菁寮的車我知道是黃6號,忘記在車上先找發車時間。想下了車再算。剛下車時剛好廣播,什麼什麼菁寮,沒為意,自己查時間表,一看現在發車,馬上跑去車站。站上的車卻是黃6-1號,沒見過的路線,車側寫明去菁寮無米樂。車已經開動,我忙問司機「去Qing寮嗎」,司機猶豫一會點頭。後果想起那個字唸「精」。原來這台黃6-1號只走假日。車程只廿幾分鐘,不敢放鬆,盯著網站以便知道在哪下車。車上有個看來是高中生,一直跟司機談話,還開玩笑,司機不太理他。

車一離開新化市,兩旁便是稻田。菁寮下車的地方路很小很窄。剛下車便有個年輕人來介紹工作坊,不過沒找我。我先去對面小店買盒麥茶,再回對面7-11替悠遊卡加值200。我對菁寮的第一印象是很多觀光店和體驗活動,觀光店賣日常生活用不著的小花布飾物。冰果店人多便沒進去,招牌指向旅遊服務中心,便去。中心前後都有花園,內裏空盪蕩的幾條板櫈讓人看視頻,辦公桌在另一半,還有集哺乳室。這個中心好舒服。集哺乳室到處的公共設施裏都有,有地方要加建很容易,這間一看就是加兩片圍欄平白間出來的。在香港沒地方不知如何加建。


附近的屋長這樣子,應該是叫「販仔間」吧。一些老店門外豎立簡介牌,例如我見到鐘錶店,也正有人在參觀。事後看網上文章,才知有些大宅也可內進,當時不為意錯過了。荷蘭井那家體驗館就是我不喜歡的典型,擺東西出來如擔挑讓人作狀拍照,洗衣水池是新蓋的用來體驗古風。小孩喜歡這些到處摸到處拍照的場合。除此之外,其他東西還真是很舊。來這裏不是很方便,但是值得來。



旅遊中心有單車租,是市政府的T-Bike,草地上排著幾輛車,不是政府的。我問職員,他只指我去政府的車。過不久,一堆人來到中心,年輕人在解說,似乎是一個團。這時草地上的車多了兩倍,同樣整齊地排著。我去查看,想了一會,認為草地上的車原本就是別人騎來的,並非這裏可租。好在沒拿走人家的車。政府的車是新設施,告示牌仍包著啪啪紙。告示說今年二月至三月試運期間免費租借,結果到五月仍然免費。拍下還車點以備不時之需。第一次用這種用卡租借的單車,讀清楚說明才用。有卡不夠,還要有手機號碼,好在有。有時旅行會不開通當地SIM卡,無手機號碼的確麻煩得多。租車有附帶車鎖,鑰匙在取車後才會露出來。因為可以甲借乙還,於是去原本不在行程的地方。會設還車點的地方一定有點東西可看。



首先亂逛,來到廿四節氣步道和幸福花園。牌子寫著幸福花園是某人的土地,無償提供給大眾使用。這邊已經算是後廍村,遊人不來,好閒適,我見網絡上別人要找這裏也找不著。廿四節氣步道沿路的矮牆畫上節氣特色,大暑吃西瓜之類。

去小南海,一條直路穿過國道1號和省道1號。今早出門時沒準備騎車,褲管有拉鍊拆短了沒帶出門,現在想起要是有帶便可以用來蓋住前臂。過國道1號天橋,看看下面的車,好快。直路兩旁是稻田,踩得久會悶,開頭是興奮的,所以錄影。以為停止錄影原來還沒,視頻最後看來像翻車。

一條直路除去上天橋過國道之外完全平坦,去到省道1號才完結,過馬路後是上茄苳,變成迂廻有上落的小路。在小店買冬瓜茶,老闆娘知道我一個人從香港來,很開心地告訴老公他香港來的呢。她說很熱啊,我問她冬天冷嗎,她說沒有很冷,有中央山脈擋住。颱風對這邊影響大嗎,竟然回答沒有很大,可能也是中央山脈擋住。她說白河有荷花可是六至九月開花,現在還沒開。喝完的罐就丟在店外的紙箱內。去小南海的路是猜出來的,不明顯,沒找錯就是。從菁寮來一小時。進小南海前的直路旁也種了荷花海,也有一點點荷花跑出來。荷花合上好看過盛開。我好像沒親眼看過盛開的荷花,網上資料說它清晨開花,下午合上。


普陀寺下停著幾台小貨車賣蓮藕茶。沒聽過有蓮藕茶,聯想起藕泥便不想喝。好些遊人在吊橋上,這裏也是著名景點嗎?吊橋和嘉南大圳的樣子記得在別人的部落格看過。找到還車點,這張地圖沒被啪啪紙遮住,又要拍下備用。旁邊遊人說剛才在烏樹林也見到這些車。廁所內有介紹台南市景點的小照片。鎖上車,過橋走了一會,沒什麼好看。收到民宿主人短訊,今天多一個住客。我回說這樣也會告知真好,她回說這是一定要的呀。


要決定下一點去哪。現在在地圖最北的紅點,白河是東面的紅點,烏樹林是南面的紅點,二者只可選一。去白河的路看也覺得亂,不知怎走,荷花可能還沒開,木棉大道的木棉又時節已過吧。烏樹林比較遠,是糖廠,應該趕得上關門前到達吧。決定去白河,離開小南海後馬上迷路,跟著一條環繞湖的路走,到發現不妥時已經離開白河很遠,想去白河結果往南走,順其自然改去烏樹林。路是很好走的,簡單一條直路,過圳後路一直沿著糖廠的廢棄窄火車軌走,即使路牌沒說明去糖廠也知道沒走錯。這裏的稻田也很壯觀,和花東比較只欠了一望無際。後半段旁邊都是一所所巨型工廠似的蘭花園。從在縣道172烏樹林巴士站到烏樹林休閒園區,不是一般的遠。路邊小學圍牆畫的是長長的小火車.最後一段路樹上掛著蘭花。

進園區後先騎車視察可騎到哪裏,沒多久便遊人免進。在糖廠指定儀式是吃雪糕,明知難吃也要吃,買了芋頭味,非常無味。坐在小賣部外的樹下小櫈吃完它。今天自早上的牛肉湯加優乳酪後什麼也沒吃,奇怪完全不餓。男人吃完後去用心地洗淨膠杯再丟進回收筒,台灣的廢物回收教育植根於心中。烏樹林糖廠還算有點東西看,道班房有維修工具看,站長室也開放參觀,站外草地擺放各款小火車頭。巨型機器在哪呢?餐廳那邊幾幢建築號稱博物館,走近才知沒開門。餐廳賣鍋燒麵,昨天的壞記憶湧上。火車站對面是蘭花館,又是蘭花,沒興趣。糖廠看夠了,以後除非路經,否則不要特意去參觀糖廠。剛下定決心,兩天後又去糖廠。

沿原路回,轉入172甲縣道便是一條直路到後壁火車站。讀路上的公里數,不用猜也知道自己離多遠。頗喜歡這條路,由白河到後壁完全是直線,火車站前丁字路安靜廣濶,三條路都伸延到看不到盡頭,樓大部份兩層高,間中一幢三層。站前原本有個水池,現在大裝修,變得雜亂。找還車點,找不著,為什麼呢?因為火車站本來就不是還車點!租車時已經知道地圖上的紅點(還車點)不包括火車站,可是心裏一直想著火車站那麼重要的交通點,怎麼會沒得租還車呢。現在怎辦呢?只可以騎去最近的還車點菁寮,趕最後一班巴士黃6號回後壁。現在已經五時廿幾分,要六時前到菁寮旅遊中心再搭6:01的車。真是趕不上的話,其實也可以搭6:50去新營的車,只是要等五十分鐘不太好,於是看完不久便忘記了它,一心想著要趕六時。

馬上出發,心算需時多久,算我時速十五公里,五公里路要廿分鐘,所以5:50到,希望不用停下找路。跟著車路走要上斜和多走半公里的U形路,其實有小路橫過火車軌,見到小路口但那時不知道可通過,到了小路的另一邊出口見到又有點懷疑有否走錯。這條路風景是不錯的,兩旁還有樹蔭,好過菁寮去小南海那段路,只是一路騎一路擔心。去到另一個巴士站(不是我要上車那個),五時四十五分,大約還有一半路。覺得路暗斜上,不知是否心理作用。經過下午因為選錯路而錯過的天主堂,現在惟有快速經過看看尖塔算數。5:55到旅遊中心,火速還車,不能抹身了,跑去巴士站,兩個方向的車站分據街角兩邊,不知車從哪方來,要兩邊都留意。幾分鐘後車來,這地方路窄,為什麼派出大旅遊巴呢,根本沒人坐。去到白沙屯車要u-turn,大車困難。u-turn後再經過菁寮。我趁車上沒人,換衣服。雖說今天已穿最後一件乾淨衣服,但出門時多帶一件穿過的上衣,必要時替換。早在租單車時已經換回舊衣,所以現在是再換回今早穿過那件。今天的照片剛好影到玻璃上的倒影,早上「帶小孩」照見到我穿的上衣有領,下午啪啪紙還車點照見到已換無領衣。

回到後壁火車站,小巧的候車室。進入月台並沒有閘機,而是立一條柱在門口側,自己去拍卡,你不拍也可上火車,查票自誤。我傻傻地問賣票員可否拍悠遊卡。可以拍便拍,因為用卡坐火車轉巴士有折扣。


會停這個小站的火車只有區間車。區間車兩排座位相對,和捷運一樣,應該說很像日本的電車,鐵皮車箱、一排很多座位,吊環扶手,看見才知原來我沒坐過區間車。趁坐車的時間上網找吃,想吃涮涮鍋。坐巴士原本打算在某站下,但路在俢,巴士不知有否進站,結果在下一個站才下車,好在兩站近。去「老外小火鍋」,依網絡地圖指示,很好找。招牌有亮,內裏有人坐,桌上卻沒爐什麼也沒有。進門問「是否一人一鍋的?」,答案竟然是「他們沒做了」,不知店內的人在幹什麼。沿金華路三段走兩遍,是有很多很多吃的,但以小炒類居多,也有鵝肉、花枝焿、越南牛肉粉。最終去了永華路一段265號的「大林牛肉麵」, 湯好味過之前所有。這店網上沒什麼評論,也許因為新開,所以連地址也寫下。說來我找吃,只要是沒目標邊走邊找,多數選中外表光鮮新淨的店。這樣不太好,只會選著新開的店。

街角對面有家杏仁豆腐店,天花列出食品照片,看著選就安心,而且杏仁豆腐專門店這裏少見。可是!最終選了紅豆、綠豆、花生綜合冰。我是用手指向天花指照片來下單的,點完才想起為什麼不吃杏仁。一路吃一路人流不絕,都是來吃杏仁啊。從座位看到老闆工作,剉冰是從一塊西瓜大的正立方體冰塊,放在機器上旋轉剉出來。豆品不怎麼樣,黑糖水好香。

沒為意這裏近河邊,不然去看看夜景。只知道一條路兩端,往河那端燈比較少,直覺不要走那邊。往住處的方向走,經過港式茶餐廳,去到好像夜店林立的路段。對面馬路的府城冰館好大個招牌,人也多,又光明新淨,便去吃。水果都排列出來,不如換換口味不吃冰吃水果切盤,反正剛剛才吃完冰。芒果切盤上桌時我哭了,半碟燙青菜也大過它,不知有沒有一個芒果的量,120大元啊,傷心得沒拍照。香倒是很香。

店附近就是巴士站,要等十幾分鐘,其實可以在店坐著慢慢等,這幾天的經驗告訴我車不會早到。還是著急怕錯過,先去等車,結果真是白白站得久。車上的香港家庭去花園夜市,媽媽提醒眾人下站落。

回住處,那個新住客外出了。我先洗澡,把所有髒衣袋好,再拿閱讀資料下樓去洗衣。洗衣機很大部,我的衣少。買小瓶洗衣劑,心想不用全倒進,但留下也沒用,還是全倒進,希望洗得乾淨點,只怕過水不淨有殘餘。洗衣店旁是機車維修店,幾個人每晚都在棸集。店前的垃圾桶包著垃圾,走過聽到吱吱聲,BB老鼠在覓食。在街角的便利店坐著等洗衣,喝麥茶。洗衣乾衣各半小時,要是有辦法不用半小時回去換機器便好了,一次過等一小時我便會回住處。因為T恤全部在洗,現在是穿著風衣,要留在冷氣間如便利店,不然會出汗。中午才替悠遊卡加值,坐幾次車後剩三百幾,又加值200,同一天加值兩次,只因不想加太多到最後剩值太多。

等候時再上網找涮涮鍋,明天去。再看台南藝術節那個羅浮宮資料,原來是以羅浮宮為題的漫畫創作,沒興趣去了,但明天仍然可以去東區文化中心,再去對面的巴禮克公園。週日人多不要去博物館,可是公園應該週日去,多人出沒,看別人活動。火車站旁的台南公園夠大,也去看人。到了這天已經決定不住高雄,六晚全留在台南,所以要想想最後一兩天做什麼。原本沒打算去奇美博物館,因為要預約麻煩,又遠,但難得時間多還是去吧。可是它週一閉館,我只剩明天週日或者週二。明天去現在是不能預約的了,可以到達時即場候補,但週日人多有危機。所以只剩週二。週二去也好,去完南下高雄晚上坐飛機。查了奇美可以寄存行李,先不用急網上預約,預約了不去不好,明早再算。

然後見到台灣歷史博物館也是週一閉館。雖然在東北方頗遠,但明天反正去東區,一併去吧。其實是否在同一邊是無關係的,一個在東北一個在東南,沒直接車,都要去火車站轉車。剛剛說週日人多不要去博物館,還是要去。就這樣決定了明天的行程。

乾衣機大,衣服少,所以全乾透。抱著暖暖的袋回住處,新住客已回,關了燈在滑手機。我打一聲招呼,便沒再找話談,乖乖睡去。

2016-05-13

七天全留在台南之三,重訪新化只為吃餃

2016年05月13日(五) 晴

今天比昨天更早醒,六點已起床。今天沒有具體目標,打算補看市內。不知有什麼好看便去看大學。今天塗防曬乳已經太遲,已經曬黑,今天又不會騎車,但既然有在手便塗一下,不帶出門。昨天的葡萄全裝進膠瓶帶上,出門去巴士站,遠遠見到巴士已經離站。這條路只有一條巴士線經過,所以不用查看巴士身上的號碼。下班要等十五分鐘,查看網上地圖,後街有3號巴士站,民宿從沒提起過這條線,害我以為只有一條巴士線可以去民宿。3號幾分鐘後到,趕得上嗎?快步走過去試試。地圖上看來近,實際上更快到。

給我發現小北百貨,之前坐巴士經過另一家,已記錄在地圖上,原本想找機會去,現在不用。馬上放棄坐車,先進店看。小北有賣一支即棄剃刀,太好了,鬍鬚已經有點長。也買了包蔬菜汁紙包飲品,以前去台灣很愛進便利店買飲料,愛它款式多得很。第一次喝蔬菜汁就是在台灣喝的,所以在香港沒有很想喝,但人在台灣見到便會想喝。

小北對面是很大間的藥局,這麼早已開門,進去看看,一個顧客也沒有,店員全往我看。原本要趕的巴士已經走了,下一班十幾分鐘後到。不等0右號,改坐3號,結果一樣要等,但是解決了從到埗開始四處找的剃刀,是個好收穫。有時間,進小巷看,發現古門一道。空軍訓練吵耳,戰機看來沒有飛得很快,但小小一點其實很高,所以還是很快。對住車站的小巷再一次證明相機長焦距端對焦有問題。





3號車比預定遲來,之後幾天每次坐它它都遲來。經過兩天測試,網站預告的到站時間極之可靠,意思不是它準確,車會遲到,而是靠它趕車不會錯過。例如它預告15分到達,車就絕不會13分到然後開走。車只會遲發不會早發。忘記是哪天車到站後沒人上落,司機等一會才開車,應該是等時間到。這種事情我第一次遇到是在歐洲,巴士站寫明每一班車到這個站的時分,那次覺得很厲害。台南的巴士站有些也寫明,只是比較難看懂。香港的巴士站只寫幾點到幾點之間每隔15分鐘發車,一不寫明在總站的準確發車時間;二不寫明到這個站的時間;三我從沒見過等夠鐘才離開中途站;四九巴常脫班,明明每15分鐘發車,但一班不發,下一班早一點發,於是省去一程成本。不寫明會大量地耗去乘客的等候時間,如果預計時間是準確的,五分鐘後到達,我可以算好去買東西再回來,而不是因為怕錯過班次而不敢離開一會。九巴app有實時報告到站時間,現在有些車站有顯示屏報告,為什麼車站的紙牌仍要寫得含糊呢?因為寫得含糊,彈性就在公司手上,它調動脫班,乘客要投訴就很難。而且司機會駛快一點,快點到總站,自己多兩分鐘休息。港人常自詡靈活彈性,彈性用在為自己拿著數,而不是提供更好的服務。

既然改坐3號,便改去3號到的地方。它去東門,很好,不用每次都坐到火車站。東門附近感覺生活化,前兩天經過的中西區生活化得來有點觀光味,這裏像是單純住人的地方之餘又不是全住宅,一直有店。府前路進巷前這家店的木牌有點亂來。府前路上吃的多,有幾家都見有人在吃,沒餐牌,只見像是在吃整尾魚和粥。雖然一看就地道,但由於是魚,還是別吃,我不會喜歡。

要去中華聖母教堂,網上地圖顯示從阿龍意麵對面的巷進,果然見到阿龍意麵。廟對面是個簡單的公園,有人放狗。公園旁的大宅後牆繞滿防盜倒刺網,前牆就是府前路,上無標誌,看來不簡單。那時懷疑府前路的府是否就指它。小巷出大街的角落便是中華聖母教堂。剛開始拍門外的像,員工不知從哪裏冒出,幫我開鐵閘,叫我入去拍,拍完自己鎖回。說完又消失了。鎖回有點困難,弄了很久,要不是有言在先,我會放棄。教堂外牆在裝修,搭了鷹架。中式建築很有趣,為何沒成為重要景點呢,看到五十週年慶便明白了,原來不算古物。教堂竟然供奉列祖列宗。最下那張,我以為是廁所,因為台灣的廁所會寫明坐式和蹲式,而這裏是……跪式。真正的廁所在外頭,很乾淨,趁機抹身。

















教堂對面是延平郡王祠和鄭成功文物館,原本不在行程內,因為根本不知道它們存在。黃花一大串好看,從沒見過這花。鄭成功文物館的大門採中式風格,走近,自動滑開,外表完全看不出是自動門。入去吹冷氣開心。館的建築非常六七十年代,似我唸的大學。在做道教展覽,七星步法走出北斗形狀。公仔除了穿衣,手指還可以造手勢,是整個展覽最棒的一點。至於符,自行蓋印,我真是笑出來,台灣哪裏都愛蓋印。








不太捨得離開冷氣間。旁邊的延平郡王祠面積不小,外圍庭園樹木好遮陰。鳥居上加黨徽,鳥居又不完全在中線上,有點怪怪。裏面繼續紀念鄭成功。原本有古井可玩,但因為蚊患暫停使用。祈願牌掛上幾百個,看來都新淨,不知掛多久會換,紅繩曬久了易褪色。見到有2014年的,奇怪掛兩年還可以這麼新淨。相機的macro也有問題,背景沒有變朦朧。寫日文的不少,很容易找到。小朋友的願望可愛。關於祈願牌,希望和誰誰誰平安在一起這些願望讀來固然感覺幸福;有些願望似乎小眉小眼,如疊杯比賽,寫了掛出來也現出幸福感。因為人們生活安好,無大煩惱,小事才輪得到能寫成願望。香港同胞的願望便現出壓迫感。




下一站台南大學,去之前一定要吃,還沒吃早餐。這段開山路有一些影印店,近大學,正常。可是近大學為什麼沒有吃的?過了街角見到前面是小學,肯定沒得吃,再遠一點便是大學,惟有妥協,吃街角的早安美芝城,漢堡紅茶,乏善足陳。吃完再看小學,長知識了,大學也有附小,可是沒有附中。然後看對面街,不得了,美美的花園老房子餐廳,在我放棄覓食的地點轉角就是。然後往前走幾十米,不得了,又一家花園老房子餐廳。暫時不想再吃,真是太可惜。





然後到台南大學,門口看來和中小學沒兩樣,矮牆、電閘、警衛室。告示寫著晚上幾點會關門,哦大學會關門?裏面有沒有宿舍?其實我知道外人是可以進去參觀的,但由於門口樣子不親民,我還是跟警衛說我是遊客可以參觀嗎,他肯定地說可以。台南大學的正門紅樓和高樹是建築特色吧,裏面有些長木枱,十二年前來時坐過有印象,一看便記得。又種了黃花。鳯凰木很紅但怎麼多花也望得穿,在花之間見到綠葉。這種黃花一串很密,在樹上分佈不廣,一串就一串,一串之中會密到望不穿。民宿貼了張阿勃勒花節的海報,所以知道它叫阿勃勒。拍照時一個女人快步經過,問要不要幫我拍照,她說這花好美。看來是教授無誤。

紅磚走廊不錯,但缺少韻味。走廊盡頭是校史館,只是一間中學課室大的房,看完覺得,這間似乎不是名牌大學。在廁所見到反毒品告示,本來沒什麼,但回頭冒險在廁所拍照,因為軍訓室三個字,大學有軍訓室啊,開始想像是不是電影裏面中學內穿軍服管風紀的教官。穿過紅樓後面的建築物時剛好一個學生進校務處,我看到裏面真的有個穿淺綠軍服的人。建築物另一端一群學生在準備擺檔,有西方人。去到學生餐廳和小賣部那邊,停了隱形眼鏡小車,幾個人準備推廣活動。我在一旁看紙地圖,也吃葡萄,這差不多是最後一次在街上看紙地圖,之後只靠手機地圖,手機地圖顯示車站和店名,雖然小一點,有時更方便。

轉眼間從大學另一個門口出去,這間大學真是小,連球場也沒有?街對面是個綠網頂停機車場,又是校園電影會見到的場景。停車場旁的屋舊得很,台南很多荒廢的屋,沒拆沒修復沒圍板,就這樣在路旁。









從停車場出來,對面是棒球場,一張張棒球員的看板立在看台背面,又是統一集團名下的球隊。對面是各式運動的場所,也是勞工育樂中心所在地,原本首選住宿是它。這邊離火車站較遠,不過經過的巴士線較多。對面還有泳池,於是這邊的店有售泳衣和水泡。還有售電影票,至於電影院在哪裏就沒深究,店家會售電影票對我是新鮮事。慶中街在這裏,住宿處外的慶中街郭綠豆湯本店就在這裏。這條是食街,但我不為意,錯過了。有家店叫雨傘王,叫自己作王的店應該都可以無視。

茶の魔手這飲料店之前不知道,來台第一天就見識到它都處都有。在這條街節一家貼著徵工,時薪120元。我算一算,工資是比香港低一點,但這條街上的飲料店不見得會多人光顧吧,現在也冷清得很。所以工作壓力也比香港低,加上這裏物價比香港低很多,結論是在這裏做兼職不錯。預告一下,這個計算之後還會再做一次。

再三說去看而去不成的成大榕樹,現在去剛好,因為有巴士直達。巴士站有點小遠,這次等到不耐煩,因為路兩旁都是學校,所以路段有荒蕪感覺,還好車站有亭。下車站選得對,去榕樹就沒有走很多路。榕樹下圍起一圈鐵絲網。草地上有女生圑隊在練習立正不動,我在想她們是否過幾天去總統就職典禮。榕園旁給我遇上不很乾淨的廁所。這幢建築物紅磚綠門,像早年電影中的醫院。Y型宿舍也有印象,像香港Y型公屋。往南走到球場,球場外便不是校園。有條窄路貌似通向外,但告示說有時關閉,只好走大路安全點。在球場外裝水。學生活動中心外一堆人不知在做什麼,有少女穿和服。這所校園氣派大不同。






出去大學路,左邊好多人,右邊是昨晚來過的金石堂。選了右邊,走去火車站,是個錯誤,因為這時是找吃的時候,左邊是學生生活區,一定多食店。去到火車站之後仍然沒有打算,繼續走,經過幾家大百貨公司,來到南方公園,決定吃這裏,全部店看一遍,沒有很想吃的,選了韓式泡菜烤肉拌飯,店員問了一句「……?」,我聽不懂胡亂應她,結果不出所料是問是否外帶,於是我提著手抽袋,到旁邊的枱坐下吃。手抽袋小心別弄髒,摺起留用。拌飯不好吃也不難吃。有工人一直忙著收拾枱上的垃圾,我剛吃完她便來問我可否取走,聽口音和看樣子,可能是原住民?或者不是台灣人?

吃完不滿足,買綜合水果牛奶雪綿冰,第一次吃雪綿冰,質感有趣,但不太喜歡,還是剉冰好。綜合水果賣相不討好,吃到一半才記得拍照。忘了黑色點點是什麼。加入自帶的葡萄,我的葡萄好味過它的水果。吃完還是不滿足,而且一連兩次失望,比不吃更加不滿足。周氏蝦捲和同記安平豆花同在這裏,早知不用特意去找。

吃完的打算是慢慢走,最終去文學館,之後去新化。南方公園在中山路,繼續沿中山路走,馬上出現另一堆食店,算了,今天的決定都錯置。隨意在某街角轉入巷,竟然遇上寮國咖啡。旁邊的甘單咖啡也很特別,但寮國咖啡早就知道。那時去完寮國,網上開始見到它。一直以為它在台東。咖啡豆真是來自寮國嗎?今天先不要喝,記住地址,改天再來,它週日公休。食店都寫明公休日,多數是平日,這家在週日夠特別。公休日當天也不一定關門,我見過幾家公休日裏面有人,只是不營業,至於在幹什麼就不知道。

從巷原路折返,這家究竟是鮮果店還是不銹鋼用品店?網上有解說。



原路折返是笨的,走大路轉彎,又回到巷的另一端出口。這裏是台南公會堂和吳園。吳園的草地斜坡夠特別,但它四週被高樓大厦緊貼著,也夠怪怪的。水池旁的店有售魚糧。十八卯茶屋的外觀是照片比真實堂皇得多。沒進去,不知裏面如何。以為它是超高級食店,卻意外地是賣飲料的,茶屋嘛。



往圓環方向走,一百公尺外又是景點。測候所,內裏沒有很多文物看,還不能上樓頂。內裏有些工人在測量什麼。



旁邊的鶯料理可不得了,精緻得很。昨天也看過日式房屋,但鶯料理的大門和庭園有意思得多。在門口想脫鞋,兩名西方人士剛好參觀完出來穿鞋,我等他們穿完我才坐下脫鞋,但其中女人穿了很久,等到我不耐煩。又是一個錯誤想像,我以為鶯料理現在仍是家超高級食店,怎料變成只給人參觀的文物。樓下脫鞋處旁邊一角的小間堆放著沒用的看板,給在外面的人看到,是個小缺點。







緊接著鶯料理的是天壇,金牌每個有號碼,可以輸入號碼,電腦會指示牌的位置。可是在金牌身上沒有寫號碼,我胡亂試按幾次,沒有結果。廟內竟然有提款機,方便捐款。這是今天第二個大笑點。好運吊飾是用自助販賣機賣的。是這家廟特別先進,還是台灣的廟都這樣?







之後去文學館。香港民間常說要建文學館,然後人們會拿這間比較。一進去剛好有個導賞員對一大羣人解說,太多人我便離開這個關於早期歷史的展廳。有個展廳內的展品要人摸摸打字機之類的擺設,然後錄音會讀出作品片段。它突然發出的聲音有點大,嚇我一跳,而且一旦開始讀便不能停止。館內有些地方會露出原本的磚牆和地面讓人觀看。

原紅磚建築後方加建的白色大廳很宏偉。新舊建築之間間多一層兩層樓高的走廊。地下室是圖書館,本來想下去,見到告示說要辦證才可以使用,又要寄存袋,便作罷。而且我見不到下面有人,觀察一會也不見有人下去。大廳的枱椅沒記錯有報紙可讀?有學生打開書本在温習。過幾天見到學生喜歡在Mos Burger温習,這裏環境比Mos更好吧。巡一圈後去廁所,到處走後想起要裝水,又走回去廁所那邊,發現走過去頗遠。

似乎特展比常設展更多更大型,常設展只隅小小一角,當時的特展是台日交流、歌仔冊、文學家庭、兒童文學作家。文學家庭我只知道朱天X,它介紹的名字我大多沒聽過,有些聽過的不說不知道是一家人。歌仔冊展在樓上,看完沒有印象。兒童文學作家展跳過了沒看。台日交流展展出台灣在日本的書寫,和日本在台灣的書寫,最後一區講哈日、親台現象。看了整段311後日本人感謝台灣的錄影,灣生回家預告片再次出現。這次旅行一直在看日本。剛查看文學館的網頁,有時特展不一定和台灣有關的,例如有巴爾札克線上展覽 、俄羅斯文學三巨人等。兒童文學書房(不是兒童文學作家特展)好大好亮麗,特別多採自然光,到處是矮櫈,我是小孩時有這種地方使用就好了。其中圓形塔樓一角太陽光直射進來很夢幻。



文學館星期五六開到晚上九點,早知晚上才來,騰出日間時間。現在三點幾,去看看白天的孔廟。有人不知在拍攝還是測量,在門邊豎起儀器,我過門時要小心別踢到儀器。《全臺首學》牌匾下穿紅婚紗的新娘在拍照,鳳凰木花橙紅,牆啡紅,她艷紅。去對面府中街,白天店都開門,很多雪糕店。有家賣開心果口味的內有小花園,本來我已決定光顧,但人太多便罷了。另一家店西人小孩在門口玩。

在南門路上找吃,一家有鍋燒麵連冰品套餐,看進去有一枱外國遊客,便選這家。其實外國遊客光顧才是伏徵。我推門進時另一人剛好一起進店,店員以為我們是一起來的,結果我們分坐。鍋燒麵真的不好吃,麵煮太爛。吃完麵才做冰,我問店員冰是切水果的還是糖漿的,不會講糖漿,講成「還是糖…(停頓)…的」,她回說「本來就是糖的」,於是叫牛奶雪花冰,只期望別下彩色藥水味糖漿。整個餐都大伏。雪花冰和綿綿冰質感的分別,綿綿冰就是綿綿的,雪花冰針狀,兩者都不喜歡。牛奶味太假,是否下煉奶?再次加自帶的葡萄。

店內播TVBS新聞台,發現無論那裏,凡是看新聞的都看TVBS,求解。台灣電視新聞真是有隻狗失踪可以講十分鐘。那天的新聞是機車在燈前停車,後來者停不及,撞到前車的後座的乘客飛起,多次重覆視頻。外國人枱買冬瓜茶,winter melon tea。

窄門咖啡在這條街上,不找是肯定走過也看不見。第一次見窄門的報導是差不多廿年前。克林台包在街角,不知道大有來頭,經過多次總沒試。嬉春閣精品店我剛在看櫥窗,店員叫我進去邊吹冷氣邊看,也好。店員一直在介紹我看的台灣全島布巾,把四處的景點都畫上去,她說帶這樣一條巾,環島不用帶旅遊書。店賣的東西都刻意加注台灣特式,我覺得好觀光化。當然是吹夠冷氣便離開。

要去新化,不然到達已太晚。忘記經過哪條小巷,覺得單車擺放得悠然,電線斜影有趣。


又回去火車站旁的巴士站,這次首次坐非市內的巴士。台南巴士上下車也要嘟卡,這是五月一日才開始實施的規定。不過網民教路,市內巴士線,即是數字開頭的線路,全程統一車資,下車可以不嘟,我見別人都沒嘟;顏色開頭的,如藍幹線、藍3線等,去得遠,上車先扣基本車資,下車再依距離加扣,所以下車要嘟。好在今早剛見到,現在坐綠幹線去新化正好用得著。車很擠,不單要站,還要縮小自己。車內有個鐵架可放兩輛單車,鐵架佔四五個站立位。車內大部份是學生,現在是下課回家的時候吧。留意到不論早晚,坐巴士的人只有三類,一是中小學生,二是老人,三是遊客。遊客類其實也絕少,不過由於我是這類,見到其他遊客坐車,特別是講粵語的,會特別留意,所以把它算一類。連大學生也不太見坐巴士,上班族更加沒見過。相信巴士只服務不駕車的人,有車的人都不會使用。

一離開台南火車站,見到路旁的主題餐廳牆身和樓頂掛著巨型的紅色公仔,好像是蜘蛛俠。去新化是簡單地沿著一條台20線,車程四十五分鐘,停靠點頗多,一路有人下車,車廂一路鬆動,我一路轉動改站姿和不再縮小自己。我站在下車門前,一路留意別人下車,都有嘟卡,到我快下車時,先拿著卡,心裏不斷提醒自己下車要嘟卡下車要嘟卡。因為「持電子票證(市民卡、一卡通、悠遊卡)幹支線公車基本里程 8 公里免費」,所以上車扣0元,下車時嘟,扣17元。市內坐一個站也是17元,四十五分鐘車程又是17元?

新化由於是個大地方,車駛進客運站停,我從下車開始記著時間,從這裏走到大街要多少分鐘。指南針又派用場,幫我沒費神輕鬆向大街中正路走。為什麼來新化呢?因為環島時來過,寫道
給我挑中一家好好好好味的店,吃榨菜肉絲麵和蒸餃。這是全個旅程之中最回味的一餐。
我要回味,給自己一道題,為旅程加添意義。不過先去看新化街役場,怕它晚了關門。特別的形狀,經過很難沒留意,這個也是環島時經過沒細看所以要重訪的一站。原來裏面整幢是餐廳,一入去便被兩個店員招呼,我說我只是來參觀的。沒有看得很仔細,心裏想又是沒有顧客的店,怎麼回本。想吃下午茶的,又是時間問題,吃完會太晚,作罷。旁邊是楊逵文學紀念館,常見提及,不知楊逵是誰,能為他建一館而且常提及,應詃是偉人。館已關,想參觀也無法。草地上有小孩在玩。上了今天另一個水平以下的廁所。其實沒有很差,只是一般都高水平所以這個變得低。

然後看武德殿,同樣在中正路上,環島時當然有經過,卻沒留意,環島時還沒修復好,可能當時搭起鷹架被擋住。到達時剛過五點半,職員正在關門,又一個場所因為太晚來不能參觀。從玻璃窗看進去,在做農會推廣,立起一個紙板瓜果公仔。印象最深是地板非常光潔,是上了蠟的木地板。職員關門後找不到鑰匙,和另一人坐機車到別處。我心想要是他不鎖門,我偷偷溜進去,於是邊慢慢看邊等。不久後他回來鎖門。

「補助修復經費2000萬元」,不知總經費是否就是2000萬元,便宜得可疑,拍下照片好記得以後查資料。現在在家一查,「其周邊停車場建置經費230萬,『歷史建築新化武德殿』本體修復工程經費1,724萬元」,不得了。停車場我沒有拍照,雖然只是平地一塊,畢竟要平整一塊能容廿幾輛車的地,港幣60萬竟能完事。香港起個停單車場用去港幣2500萬,成本連人工個人估計最多佔其中兩成。



來到重頭戲尋訪麵店,不知店名,僅有的記憶是:店在新化老街風格立面段內、街役場以南、街的西側;相隔一兩個舖位的店賣面盆水煲等日用品,貨擺滿整個騎樓底。於是自街役場走向武德殿開始已經留意,走東側以便隔著馬路觀察對面的店。有風格立面的樓只是很短一段,連麵店也沒有,這下子慌了。問自己哪段記憶可靠:當時是從南騎到北,吃完麵騎一小段才見到街役場,所以店在街役場以南是肯定的;當時有橫越馬路才到店,所以店在街的西側是肯定的;附近的店賣日用品這點開始動搖;風格立面段記得清楚,因為那時根本不知道新化有此特色,見到覺得新奇。店是在這段街但是否真的在立面段內呢,開始動搖。

心裏盤算可能:一是店在立面段內但已關門所以不為意;二是店已結業!;三是店只是在附近,不在立面段內。要是已結業那無話可說;要是已關門,歎句為什麼白天去文學館,但沒找到已關的店不能認為這點成立。現在只好把搜索範圍向南擴展,經過武德殿再向南走一會,馬上知道不可能在這邊,樓的樣子完全不對。所以搜索範圍定為:中正路西側,北起街役場,南至武德殿。武德殿那邊見到對面有兩家店比較像,一家是吃羊肉的,有沒有可能是它呢?它已關門。另一家寫明賣水餃和麵,比較有可能,但門外不很似記憶。看武德殿時心裏一直懸疑著,看完再隔著馬路找找,因為已經快六點,怕再找下去連原本沒關門的都要關。確認只要店還在,只可能是這兩家之一。兩家店靠鄰,對面是無建樓的空地這點又好像符合記憶。既然羊肉店已關,惟帶著狐疑的心進水餃店試試。

一進去便知道是它!當年我肯定是在角落,就是現在兩大一小坐的位置。和記憶不符的是:我記得座位很擠,現在兩邊之間通道很寬;我記得外面煮食區一半是玻璃屋,像香港的雲吞麵店,和餃子是用竹籠蒸的,現在沒有玻璃屋也不見竹籠。玻璃屋很有可能是記錯,因為這幾天和之後幾天無諭什麼店也沒有見到玻璃屋。竹籠不知是記錯還是店家棄用。總知是這店沒錯。連那鏡鐘,原本沒印象,現在好像也曾經見過。高興得很久還沒點菜。

一定要吃當年吃的榨菜肉絲麵和蒸餃。榨菜肉絲麵無懸念,蒸餃是哪種呢?試圖挖記憶不果,點了牛肉湯餃,心裏預計的是「包住湯和牛肉餡的蒸餃」,結果來的是「餃浸在牛肉湯內」,一看便知不是當年的餃,想來當年的應該是韭菜水餃(10粒)。榨菜肉絲麵不錯,難以說好味。餃好味,太油膩了點。牛肉湯味鮮但太鹹,努力過也喝不完。完成千里尋訪,無法重拾那時的激動,只好推說因為點的不是韭菜水餃。這次要拍下黃家水餃的招牌。



回台南市的車十幾分鐘後開,剛才找店一真留意西側,現在回車站便看看東側的店,有些在賣看來很隨意的白飯加選幾個已經煮好的餸,香港叫三餸飯。回程的車空位多,路也不塞。因為「2小時內轉乘優惠(公車互轉、火車轉公車)9元」,所以回程是來程的17-9=8元。8元坐12公里!當然又是回到台南火車站外的巴士站。今晚開始多外勞出現,不知是否也週休二日。對,外勞也是沒駕車要坐巴士的一類人。有不少男外勞,約有兩三成,不知是否家傭。香港的外傭一百個也沒一個男的。

要等十幾分鐘車,去Mos Burger看看和去廁所。廁所內徵工廣告吸引我拍下它。時薪和茶の魔手一樣120元,開始懷疑這是法定最低工資,事後證實是。夜班達165元,高三成三。假日更達雙倍。回港後去了一次香港Mos Burger,時薪港幣41,記不起是夜班還是假日多4元,只高一成!繼續別忘記香港打工的繁忙度和台南不能比。

天已黑,下個節目是捷安特店。位置頗遠,自家樂福開始南下都是巨型全幢餐廳。進店我說我只是看看而已,店員便沒理我。有個男人進店問,店員主要講台語,有時又換一兩句國語。好多車,好多器具,網購可能和在店買差不多,但在店摸得到試得到。平貴車的分別不懂,看看已經開心。捷安特對面是Poya,好大間,沒想過進去,原來不只是美容化粧品,零食也是大宗。捷安特旁是全聯,去買林鳳營奶,傻傻地問可否用悠遊卡,但不知該用哪個讀卡器。去巴士站的路距離很近,但覺得很遠,因為附近的店全都很大間。喝完紙盒不知怎辦,巴士站前有個掀蓋巨型垃圾箱,蓋上鎖。我死掰開蓋的一角,成功塞進紙盒。垃圾箱在google街景也見,不知是否長期擺放。

坐0左號,車上香港家庭3人。我沒開聲,但在看whatsapp,男人似乎發現是whatsapp。0左可以去住處,但選擇在大潤發下車,對,又是大潤發。去看廸卡濃。我常去深圳廸卡濃,貨品當然都是一樣的,價錢也接近。一心以為在台灣會賣多些單車,大誤,比深圳更少。棒球用品是比深圳多。

沒有看很久已經接近關門時間,這時沒有想起這裏好近小北夜市。昨天的確已經決定不用再去夜市,可是現在逛得不滿足,不應回住處,反正近應該去看看。走回住處覺得比第一天近了。

回去後想想,今天可不洗衣,明天仍有乾淨衣服穿,只是明晚把在穿的衣服換出來洗時,我能穿什麼下樓去洗衣店?想好了可以只穿一件風衣呀,有點熱,有點怪,只要忍到丟衣服進機器後走到街角的便利店,便可以吹著冷氣等。於是決定今天不洗衣。

時間尚早,帶地圖和資料去那家便利店,買台啤,記得喝過金裝不怎麼樣,所以沒買金裝。買後去座位,附近堆著很多貨物,只有我一個位置可坐。座位貼上告示,不能在此喝酒精類和賭博。全店只有我一個顧客,店員見我買完走去座位也沒說話,我心想可以吧。想起昨天在7-11那個老外,可能正是店員不准他在店內喝,才走出店外喝完再進來看視頻。於是等有人進店和店員對話時才悄悄開罐。在座位讀資料,昨晚拿的台南藝術節厚厚小冊子內的節目簡介都快看一遍,還是只有羅浮宫項目想看,在東區的台南文化中心,對面是巴克禮紀念公園,找機會一併去。

讀明天去麻豆或者鹽水的資料,兩地明明很近,就是沒有直達車,同遊兩地麻煩。本身是較想去鹽水的,因為那裏的老街真是特別老,水道也好看。可是咦麻豆有車去菁寮,本來從沒打算去,聽講交通不便,現在如果去麻豆,可以考慮同去菁寮,惟有放棄鹽水。為什麼要遊麻豆和鹽水呢?也是因為環島遊新化的同一天也經過兩地,有回憶,想重訪。選定去麻豆和菁寮,其他事不用多想。資料讀完,這家便利店是萊爾富,找不到想吃的,今早坐3號巴士那邊,有家7-11。特意走幾分鐘去,還是找不到想吃的。這兩家便利店都少,7-11更加沒休息區啊。在便利店見到這個,有什麼特別呢?因為我見到「曱甴」。就這樣結束一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