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-05-16

七天全留在台南之六,兩次險死

2016年05月16日(一) 陰

早上起來洗澡後房伴醒了,問我今天去哪,我說美濃,他說哦在山上。我記得美濃之前有個地方叫旗山,客家人似乎又常住在山,所以美濃在山上也很正常。今次坐到0右號巴士去火車站。在火車站旅客中心拿地圖,問「交通局出版的全國省道呀、縣道呀的地圖」,我知那叫路網圖,但路網圖讀來很陌生,不敢讀。職員冷冷地不是很想回應地說是交通部不是交通局,而且我後來發現觀光局是棣屬交通部的,所以根本所有地圖都由它們出版。這地國環島極實用,跟它走一定會多走寃枉路,但一定不會迷路。

坐火車去新左營,爽爽地嘟悠遊卡入閘,還比現金便宜得多。通勤時段乘客多,不似第一天到埗時的下午懶洋洋時段。其實座位還是有不少,只是總沒有一連兩個左右空位,我見其他人寧願站都不去坐旁邊有人的空位,使我也不敢坐。走去下一車廂也是如此,再下一車廂也一樣。而且站客都不站在通道上,而站在車廂門和最後一排座位後之間的放單車空間內。猜想是為了使坐客看不到站客。我依樣站立,拍照記錄一下。明明很多空位卻不坐,總覺得腿特別酸。照片是盡舉高手拍的,看照片見到頂部行李架也很新淨,細微平常難見到的地方才顯示水平。香港好像曾經也不錯,為什麼近年總覺得香港在細部變得隨意。

在新左營轉巴士,新左營是個大站,巴士站在哪裏呢?巴士十幾分鐘後開出,依火車站內的指示牌去巴士站,站上的指示牌有寫旗美國道,在「4號月台」,不知在哪,又見不到車,心想會不會指火車站的4號月台附近的出口?忙跑回火車站,又不見4號月台附近的出口。去旅客中心問,職員也是上網查,搞不好和我看的同一個網。她說4號月台,我問是巴士站的4號月台嗎,她有點狐疑地說是,她一定想今天遇到怪人。又跑回剛才到過的巴士站,離開車只剩幾分鐘。這時車已到,就放心。白白跑來跑去確認,因為曾經有不快經歷。明明早到某站,等到過時半小時也不見車。那天大雪,不知車取消了還是車本來就不停此站。搞得我馬上要大改行程,影響往後三天之巨。

不少人拿大行李上車,回鄉嗎,不知為何週一早上那麼多人回鄉。我坐在下車門後一排的通道右邊。車走國道,到半路我隔著通道那邊座位爆出很大一聲「幫」,更冒煙,座上兩個女生嘩一聲便跳出通道,我雖然隔著通道,也忙先走開再算。左後輪爆胎,司機真的真很慢很慢地減速,駛到兩線滙合的斜線區停下。除了我們三人其他人都無反應。連爆胎位後面一排的人也像沒事發生一樣,我看來反應太大。停下來不知做什麼,一兩個乘客打電話報告親友,其他人應該用打字的報告所以沒聲音吧,我一個遊客沒有什麼好報告。只停了五分鐘,另一台車就到,上面已有滿滿的其他乘客,所以這台車只是剛好途經,並非公司派來應急。司機叫我們轉坐它,下壞車時先嘟卡,上新車時不用嘟。我們靜靜地下車,一兩個乘客拍照。我本想拍,又覺得太像太驚小怪的遊客,便扮酷不拍,心裏有點懊惱地向新車走去。在高速公路爆胎是大事吧,可以死人,但所有人都平靜得使我想,這事會不會時常發生,以致大家都訓練有素?

新車擠,我佔到座位。新車一開車便下國道走慢很多的路,猜想它本來就不走國道,只是收到求援才上國道接我們。慢路不單慢,車更停站多,坐到悶。上車的人多,都是老人家,我讓座,自己站在通道上。然後有老人叫我什麼什麼,講台語我不懂,看著他,他示意一下我便知道叫我幫忙按鐘。他下車後大家的位置都挪移一點,然後另一人又叫我按鐘,今天變身按鐘員。這輛車總站不是美濃,進入美濃我知道,但該在哪下車便不肯定。暗中留意兩個似是來觀光的大學生,跟他們下車也不錯。到了美濃的客運站,小巧老舊得很,附近多街,這裏下車錯不了。車繼續去六龜、桃園,聽名字已知是很深入的地區。這裏又有個地方叫桃園,不會搞混亂嗎?

下國道後留意到一直沒上坡,不單這條路,附近很大片地方也平得很,看過去好遠才有山脈。GPS說高度55米,什麼,錯了嗎?下車查網上資料,50米,房伴跟我說是在山上?在地圖上美濃那麼深入內陸,地勢卻那麼平坦,我好意外。

先走出大街看,給自己有個概念。好喜歡一條大街沒什麼車兩旁店,照片拍不出氣勢,和任何一條街一樣。吃魷魚羹麵、肉燥飯,肉燥也太大顆吧,魷魚羹人生第一次吃,羹果然是甜甜糊糊的南部風味,魷魚肉用料足夠彈性,不是軟弱無力的粉團。經過早前的點單紙猶豫事件,現在大方地寫點單紙,即使店就我一個客。老闆娘把粉紅色點單紙貼在鋼板上,我走時她不看桌上的空碗,看紙算錢,所以說寫點單紙雙方都方便。還有專用的筆,似木顏色筆,紅色,不用刨,短了用手撕,便會像刨一樣露出新一截色芯。有些店點單紙過膠,這專用筆寫上去容易,用手指又可抺走字,實在很方便。


吃完參觀車站附近的武德殿,現在是社區中心,內有客語學習角。外面的草地好大。自從早前看了第一個武德殿,之後每天都見到。美濃圖書館外貎似會拿奬的建築,今天休館無法入內體驗。記得在角落上見到某些很棒的便民措施,沒記錄,現在不記得是什麼。




這條橋有點來頭,十米外便是新橋,這條現在不准汽車通過。牌子是否說連行人和單車也不准通過呢?可是一直有機車過,我根本不用等便拍到禁止牌和機車同在照片上的構圖。








然後經過國小,隔住矮圍牆看到廁所,寫著借用請由正門進,即是可以借用啦,於是即使旁邊便是側入口沒攔住,還是從正門入。正門的守衛問一下,應該想不到真的有人會借廁所吧。廁所內貼上客家語教材,厲害的是已經不只教客家語了,還教客家語之中地區方言的分別。這次廁所值得借,看到好東西。



凡有地圖都先拍下來,這幾張拍完沒看過,但誰知道呢,要用時要靠它。最後那張的句子,不算寫得很特別,但這種對土地的感情,香港是寫不出的,尤其「長出旺盛的作物,餵飽土地上的人們」這種回饋。




然後到處走兼找單車租,其實客運站旁的店已經兼租單車,車不太好,想再找。去到單車店,關門了,貼上紙叫人有事打電話去。那只好租不太好的車。美濃區農會好大一所,附近有也是好大的餐廳,專接待旅遊團的,證明美濃農業發達,假日多旅遊團來。我平日來真好。

有全聯便進去買林鳳營,這次不想又喝奶便買乳酪,好在慢慢挑,乳酪有分加糖無加糖。記得這款蛋糕以前吃過很好味,這之再吃沒失望。一手拿蛋糕一手拿乳酪吃相狼狽,走進兩旁是住屋中間像是廟宇的屋內,借地方放下東西,剛吃完收拾好,住屋中走出女人,問我在幹什麼,我說看看而已。不久發現這種佈局在美濃到處都是,而且中間的廟應該是他們私有地,不是公共空間喔,所以我擅闖民居。

吃完的垃圾一直拿著不知怎辦,路過街角好大間7-11,入去丟。現在回想,塑膠瓶不知應否清洗再丟進回收箱。蛋糕盒也可以洗淨。再有機會要問人會怎麼做。順便在7-11的廁所好好抺身,吹一會冷氣。粄條街好冷清,看來連有沒有開火營業也不知道。大概是你要吃他才開火這樣。所以沒吃,另一個原因是,老闆:你吃什麼?我:粄條。但粄字不懂讀。

回客運站旁租單車,不用按金,押證件,借鎖反而按100元但免費。先問好店幾點關。老闆娘提醒因為蚊患湖現在抽乾了,那也沒法,還是去看看。她給我剛說完離開店轉左去湖,我便轉右,她忙叫住我。往湖的路到一半時有些新式住宅,看來高級。在地圖盡頭的湖一下子便到。湖有水時想也沒怎麼特別,乾水時更加沒趣。湖附近的客家文物館,記得別人的遊記提及,看似騙遊客的假東西。







去黄蝶翠谷,經過沒人沒車沒活動的寂靜聚落,你說它是棄城我也不奇怪。在角落的商店有韵味,當拍劇場景會大紅。 因為去安平那天曬到燶,今天帶著長褲變短騰出的褲管,夾在臂上防曬,管當然太闊,對面男人盯著這個異相人。





香港出殯不會見紅色,這裏卻喜歡紅。


見到這扇門沒法不笑。


這是記錄常見到的中央是廟/祠的建築。

然後路變成微上山,踏車還不太辛苦。路上出現黃蝶,數量算多,又沒到漫天飛舞般壯觀。附近有鍾理和紀念館,由於不完全在途經的路上,便沒去。資料指鍾理和有寫他每天回家,妻子在路口等他,那個路口就是這裏。到了黄蝶翠谷遊客中心和步道入口,反而沒黃蝶。

老師帶小學生參觀,在步道入口講解。到我走完步道他還在講。步道的風景,樹的樣子,和香港的很像,我不能區分。設施有點不同,這裏會放幾張能移動的普通膠椅,還會用垃圾袋蓋著,寫字條叫人放好,而真的會放好。




入口寫著步道最高點是平原。上到這裏眺望下面,現在就是站在那個平原嗎?前方還有路,便繼續走。路變得難行,被樹枝覆蓋。到某處我覺得不對勁,便回頭。回頭走錯路,下降到竹林,很陡的路,竹林又密,上去又難,心想今次弊,這帶已經少人來,我還要離開路到不知名的地方,不知幾個星期才望有人到,那時早死了。最終回到路上,下降到平原。兩個遊人剛來,女人說「這樣子叫平原?」。步道沿途都有解說牌,不知為何這個最高點沒有。只要豎個牌說這是路線圖上指的平原,我便不會繼續上去。

谷中潮濕,在廁所抺身後舒服得多。山中的廁所也一樣好乾淨。回程車路沿著溪,下去玩玩水。溪水淺到極,不到小腿肚。左方胖子俯身泡在水面,我觀察一會,確認他沒死便不理他。水比空氣更暖,所以沒有涼快感。這時天色好暗,快下大雨。聽說下雨河溪會暴漲,還是別久留。


再出發不久真的下雨,但只是小點雨,而且幾分點便停止。來回都經同一條路,在同一士多兩次都買純喫茶紙包飲料,一次紅茶一次綠茶。我向男人說老闆什麼什麼,他說我不是老闆。士多門外的投幣車,還能動嗎?

士多對面是學校,圍牆上全寫上俗語和畫圖案。俗語我不明白的居多,更無法理解的是,人形圖案和俗語有否關係?





又回到棄城,路中心這個圓環和這棵樹我沒有拍照,頗喜歡這街角。美濃的單車路線有分類,自然景觀、客家風情等,每條配上顏色。我便是沿著顏色線毫無困難找到黄蝶翠谷。黄蝶翠谷線完結點滙上幾條不同的線,那些路線其實不重要吧,我都不外是想經過看看。現在時間不早不晚,沿著某條顏色線可以走小路不走大路而到達旗尾。旗尾想當然是近旗山那端,於是沿著山邊的路走,這條線路叫宗教之旅,又真的比較多廟和土地公。這條路左方是大片平地,右方馬上隆起是山。遠方山上坍方痕跡。




到旗尾車多污染大,過河前發現糖廠。早說過糖廠沒趣,見到還是要看一下。糖廠內指示單車徑,徑卻馬上駛離廠去到住宅區,踏了一會不對勁,折回頭。鳳梨冰棒還是典型糖水味,卻算好味。好大的冰箱內裏貨品放半滿,好大的售賣區空地大過貨架,典型的糖廠格局。出口的柱寫上增産報國,那個時候做什麼都報國。





過橋到旗山,嘩很多吃的。途經好橙黃色的冰果店,想也沒想便吃,今天沒吃午餐呢。本想吃剉冰,但店員說糖漿不夠所以無剉冰,只好點芒果牛奶雪花冰。碗底是窄的,手指高的一碗量沒有很大,芒果倒很大份,和那天120元芒果切盤一樣多,而這盤只是65元……依舊忘記牛奶指煉奶,太甜,要是加鮮牛奶便夠清新。吃完很開心。


地圖上見到武德殿,又要看。這所四周環境不開揚,前面對正跑道和草地。後面木棉花開得合時。拍跑步的人,等候了一段時間,還是拍不到跑姿。




旗山生活文化園區在旁,沒看見入口便作罷,剛剛才知因美濃地震受損而閉館。旗山的車路窄窄的,想像是早期已繁華。老街的樣子真的很老,尤其火車站前這家。老街上也有一段巴洛克風格立面建築。八角火車站後有一小段火車軌和擺著不會動的蒸汽火車頭。對面拉橫額抗議掩埋場,google街景是幾年前的照片也見,可知是長期抗爭。

天已暗,趕快回美濃還車。以為沿一條路走便可,沒細看地圖,於是走錯路,去了美濃南面。到某路口覺得不對勁,一問之下對的往北路口剛剛過了幾十米。原本可走直角三角形的斜線,走錯成為直角的兩條線,用多了大概十五分鐘吧。在另一街角想問在店內的人,她在講電話於是我稍等一下。店內像辦公室多於零售店,地方大於是辦公桌可以隨意放在空間中央,桌後的通道比人通過的需要闊得多。換了在香港,一是桌子一邊靠牆,一是坐人之後椅背和牆之間僅容人過。這樣隨意放桌的例子這裏到處可見,土地問題影響我們的想法深遠,我們變得什麼都要堆在一塊。

回到熟悉的路,路旁樹下一堆人在擺賣水果,早上他們有否擺賣就不知道了。經過兩家小的7-11不停,拐去大那家,好好抺身。放下東西在桌上,換衣服,後來以為有小東西忘了在桌上沒拿,不開心半天,結果只是自己忘記放了在哪。換了衣服踏車加倍慢以免流汗,去全聯看米。台灣米很有名,比泰國米貴一倍,還是多人買。見到卡打車飲料,想要它的瓶子,心想之後再買,結果到回香港也沒再見過。

車站上兩條狗好懶。這種場合我知道要先拍再算,試過太多次左移右移想拍得好,結果主體自己走了。剛拍完這張,兩條狗便一起醒來。

車去新左營,只有我坐到旗山下車,下車只是為了吃晚餐。昨晚才吃過火鍋,今晚又吃。這家原園外觀不錯,沒什麼顧客,轉個街角又是原園,卻坐滿人。這應該是警號,不應選沒人的店。還是進去,好大的店,幾十個座位,只坐了兩個人和我。點綜合海鮮鍋,兩碟食物都是一早擺好放雪櫃的,所以上桌極快。我又犯上昨晚的錯誤:南瓜、豆腐和芋頭一早下鍋,最後全消失了吃不到。海鮮款式多樣。原本兩人我進店時已吃完,我坐下沒多久另外兩人進店,吃到一半另一人進店,坐我旁。這三個人比我晚開始,都比我快吃完。我約七時半進店還算晚嗎?八點五十幾分店員已經在收拾,我沒吃完,趕快吃。這家比昨晚的好,甜品是雪糕自己掏。雪糕說什麼趕也要吃,一邊吃一邊叫埋單。獨立包裝的麻糬帶走,忘記吃,到明天不得已丟棄。吃到一半牙痛,是熱氣吧。到明天痛得要緊,咬什麼都乏力,持續到回香港後一星期。




吃完九時,什麼店都關了,摸黑四處看,也沒看頭。旗山客運站好大一所。悠遊卡儲值常跌到低水平,今次索性加值300,結果太多,回香港時剩二三百。巴士走國道,晚上的國道有沒有太暗了一點?為什麼不覺得有街燈,只見自己的車照著的前方有光。好快好快回到新左營。在火車站等車,不用太早下去月台,因為月台無冷氣,在上面好好坐下舒服地等。回到台南站已經十一時多,巴士早停駛,從火車站用廿幾分鐘走回住處。經過這幾天坐車都沒經過的路,火車站旁也有樣子新穎的床位旅館,鴨母寮市場老鼠吱吱叫而且給我見到身影。回到住處又是只有我一個,把東西全抖出來不用怕阻人,倒下便睡。